野兽美团

2019-10-14 13:20

编者按: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浅黑科技,作者史中,澳门百家乐游戏邦经授权转载。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能押韵。

20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智人开始膨胀,觉得非洲这片弹丸之地已经不够他们嘚瑟了,于是决定北上欧洲。在那里,他们遇到了上下五千年最野的一群对手——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才是战斗民族,恨不得家家养猛犸象当宠物。尼安德特人掰断一个智人的胳膊,就跟掰筷子一样容易。更不科学的是,他们的脑容量居然还比智人大,他们也有语言,会使用工具。。。一句话形容就是:四肢发达,头脑也发达。

那次走出非洲,智人毫无悬念地被团灭。

不过结局出人意料,经历了十几万年的斗争,曾经弱爆了的智人最终跑赢了尼安德特人,成为星球霸主,于是才有了今天对着手机刷文章的你。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智人的必杀技到底是啥?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智人拥有一个看上去完全无用的技能——“在大脑内部精准复刻现实世界的能力”,俗称想象力。

利用想象力,智人可以在脑中模拟物体的运动轨迹和事情的前后逻辑,发明出了像弓箭、投石器这样复杂的战争工具,也发明了打群架的招式套路。如此心有灵犀,一群智人就可以“合体”,战术围殴一个尼安德特人。

于是一个道理显而易见:

要想改变世界,必须发现世界的规律;

要想发现世界的规律,必须反复推演;

要想推演,必须先在脑海里把世界复刻出来。

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强的种族,能统治星球;对现实世界复刻能力强的公司,能引领风骚。

如果你让我猜,未来哪家公司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最强。我的答案不是腾讯阿里,也不是京东百度,我猜是美团。

美团创始人 王兴

美团颇有当年智人的风采。

在我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候,美团市值5100亿港元,同一时刻,互联网“第一把交椅”阿里巴巴的市值是4300亿美元,换算一下,六倍多。即使差距如此,美团已经成为了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

你可能要吐槽:一个“送盒饭”的公司,能有什么过人之处?别急,这个故事,还得从30年前说起。

第一世代:互联网和现实没卵关系

互联网并不是一出生就有复刻现实世界的野心。

事实上,互联网技术刚诞生的时候,和现实世界根本没卵关系。第一代互联网人的最大理想就是在现实世界之外造出一个独立的“平行世界”。

比如,1991年开始在中国流行的“惠多网”(CFido),就是一个独立于现实邮政系统以外的,虚拟的“邮局”。

当年中国的很多电脑爱好者自己搭建服务器作为“驿站”,帮天南海北的胖友们转发信息,互诉衷肠。这其实就是BBS的前身。

这些“驿站”的站长也都是“普通家庭”的人——宁波站的站长叫丁磊,珠海西线站是一个叫求伯君的人建的,北京西点站的创建人叫雷军,而深圳站的站长自称Pony,中文名叫马化腾。。。

鲜肉时代的丁磊

有这些人打底,祖国大地上各种BBS和小网站像烽火台上的狼烟一样燃起来,信息多到看不过来,需要有人帮忙筛选,这才有了1995-1998年间密集成立的网易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

1998年,搜狐创始人张朝阳到清华演讲,口沫横飞刚结束,台下就有小伙子第一个举手提问,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上大二的王兴。王兴是被保送到清华的,迷恋BBS,每天的乐趣就是在清华论坛上跟别人吵架。后来他建立校内网,不知是不是为了方便人们“实名约架”。。。

注意,彼时,互联网依然和现实世界是平行的:

人们会在网上的门户网站看消息,也会在现实世界买杂志和报纸。纸制品被认为是严肃的,屏幕上被认为是消遣的,两个世界相安无事,也没人觉得分裂。(有趣的是,当时影响一代程序员的《电脑报》《电脑爱好者》《黑客X档案》之类都是纸质发行的。)

1996年,中国第一家网吧——盖威特电脑房在上海开业,收费为一小时40元。

在我们这个国度,“平行时代”的高峰,是由百度创造的。

它依靠“百度贴吧”“百度知道”“百度音乐”等等密集的天才产品干掉水土不服的谷歌,获得了互联网的“总入口”——所有人想获得虚拟信息都要从此路过,于是它可以名正言顺地收“买路钱”。(当然,百度是向信息提供者收取买路钱,不过,这个钱最后还是辗转由信息检索者买单。)

起码在21世纪的最初十年,互联网上的狂欢都是“乌托邦”式的:

如同《第一次亲密接触》里的痞子蔡,根本不知道网络那头跟自己聊天的是“恐龙”还是“美眉”。

如同《黑客帝国》里的芸芸众生,在现实中泡在水里插着管子,脑子里却流淌着着虚拟世界的春秋大梦。

2009年,一个叫“贾君鹏你妈喊你回家吃饭”的帖子突然在百度贴吧爆红。几千万人浏览了这个帖子,而这个贾君鹏究竟是谁,他后来有没有回家吃饭,甚至到底有没有这个人,现在都是个谜。

那个时代的社交,也是“乌托邦”式的。马化腾的QQ秀是长发墨镜的牛仔,而实际生活里他是个金丝眼镜技术宅。就像吴晓波在《腾讯传》里总结的那样:“很多人都在年少的时候,拥有身份证之前,就申请了一个QQ号。”QQ号是平行世界的身份证,身份证是真实世界的QQ号。

鲜肉时代的马化腾

作为那个时代的QQ用户,神秘的敲门声和哮喘一般的咳嗽声里装满了我的小秘密,我也一度觉得生活最好的结局就是:真实和虚拟两个世界井水不犯河水。

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之类的先贤们构想中的互联网哲学,有点像后来爆红的比特币和区块链——每个人都平等地贡献,每个人都自由地索取,把它变得越来越大。。。

但现实从不遂人愿。

2011年,百度登上了中国互联网公司市值榜首的领奖台。而在雍容气象背后,互联网作为一个乌托邦式的平行世界,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人们不得不正视:自己大脑中的平行世界就像一个气球,不可能无限膨胀。越吹越大时, 终于会遇到现实世界的墙壁。

时代在呼唤一个更能复刻现实世界的公司,接棒引领互联网群雄。

第二世代:大佬们复刻世界的尝试 

上帝是最好的编剧。

就在2011年百度市值冲向第一的两个月前,腾讯低调发布了微信。在未来五年,这货将会以决绝的姿态奠定腾讯对现实世界最强的复刻能力。不过这是后话。

在粉丝们举着写有“Robin”牌子闯进百度开发者大会追星的那些日子,腾讯和阿里已经开始了复刻真实世界的尝试。

先说腾讯。

2006年,中哥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用QQ把我的高中同学加了一个遍,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有免费给朋友发信息的渠道为什么还要发短信”的理由。

我只是一个缩影。那几年,“QQ代替短信”应该是所有人的共同记忆。运营商的失势,不仅把信息通路让渡给了互联网,还把真实世界的人物关系让渡给了互联网。而后者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现实世界的一部分第一次在互联网世界拥有了清晰的倒影。

腾讯日后十年的荣华,几乎都可以追溯到这一条条带着体温的通讯录。

再说阿里。

2003年和2004年相继成立的淘宝网和支付宝,同样复刻了现实世界的一部分——人的交易和金融行为。

但是平心而论,我每天花在聊天上的时间恐怕要比花在买东西的时间长50倍不止(当然这我是我作为直男的数据),所以在那个阿里只做电商腾讯只做社交的单纯年代,阿里对于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比腾讯要弱得多。

在那个互联网上充斥着小情小爱的年代,阿里人心中潜伏的“涡轮增压发动机”还没有用武之地。

说回百度。

百度不是没有看到“互联网乌托邦”的天花板,2009年,李彦宏就提出了一个叫“框计算”的玩意儿,意思就是在搜索框里输入一句“人话”,后台引擎就能自动分析出来你想查什么资料,然后把搜索结果给你。

这是个神马技术?没错,就是后来屌炸天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顾名思义,在计算机里模拟人类的智能,这是一场对现实世界的终极复刻,这条路正确得已经不能再正确。

但历史开了玩笑,让李彦宏“英雄气短”,谁都没料到人工智能这条路实在是太TM长了。这条路长到即使在十年后的今天,仍然没有一家公司可以靠人工智能这一项业务独立支撑大规模利润。如今百度恍然回首,才发现从搜索到人工智能,中间隔了100个今日头条。

事实是,从2011年百度阵脚开始变乱。原来爱搭不理的移动互联网后来有点高攀不起。2012年王兴的胡建老乡张一鸣创办今日头条,把本来应稳稳属于百度的“信息流”生意抢走了一半,导致百度如今一只手死死掐住竞价排名这个烫手山芋,另一只手还得跟今日头条抢食,嘴里还得咬紧全村的希望——人工智能,有点狼狈。

张一鸣:呵呵哒~

哦对了,差点忘了我们的主人公王兴。

王兴是个狼人,他唯一的错误就是生得太晚。。。他比马化腾小8岁,比李彦宏小11岁,比马云小15岁。他也比刘强东小6岁,比王小川小1岁。这种尴尬的年龄注定了他要在大树的阴影下成长。

2005年,王兴模仿 Facebook 创办了“校内网”,像中哥一样的老年人一定还记得刚上大学第一次登陆校内时的激动。那一个个女同学的头像,就像一万个故事的开端等待我挑选。。。

你看,这就是复刻真实世界的魅力所在。后来美团做的O2O(Online 到 Offline)简直是小儿科,很多同学在校内网上都能玩出O2O2O(Online 到 Offline 到 Onbed)的骚操作。。。

多说一句,在百度市值第一的2011年,市值的亚军就是更名之后的校内——人人网。只不过当时王兴早已经把网站卖给了陈一舟的千橡集团,两手空空。

由此,你能看到一幅全景图:

从2006年到2011年,大佬们纷纷用自己掌握的互联网技术进行了刻画现实的尝试。但笑到最后的赢家毫无争议,是腾讯。

2011年微信推出“查看附近的人”功能,用户量像核弹一般爆炸时,马化腾说过一句名言:“微博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其实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句话还远不够惊世骇俗——不仅是腾讯和新浪的战役结束了,互联网第二世代的赢家已经被腾讯内定了。

当然,这场“微博的战争”,本来王兴的“饭否网”也应该在擂台之上,甚至是最强的选手,但由于一个互联网史上最离奇又难以讨论的原因,饭否被不可抗力扼杀。

如今王兴还天天在饭否上发消息,俨然像完成一场未竟的承诺。

后来马云拍案而起,2013年提出“All in 无线”的战略,死磕社交入口,做了一场“来往”春梦,也很快在微信的大耳刮子下清醒了,阿里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入股新浪微博。再后来支付宝奋起救主做“圈子”社交,没等腾讯动手自己先玩脱了。

支付宝还真白。。不不不支付宝真大。。。

说到底,不是阿里的产品经理和工程师不够优秀,而是在“个人互联网”时代,阿里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太弱。

为什么这些年一再有人诟病自己的生活被微信劫持,而没有人说自己被支付宝劫持,根本原因就是在于,你的真实社交、工作关系、工作内容已经在微信里被100%复刻,二者互为镜像。说被微信劫持,就像人质责怪自己是被刀,而不是持刀的劫匪劫持一样。。。

2013年,腾讯战略入股搜狗,2014年,腾讯战略入股京东,2015年,腾讯又悄悄开始投资刚成立的拼多多。这两个战场分别是百度和阿里的腹地,是奔着“将一军”去的。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京东和搜狗(包括等一下要说的美团)都愿意卖身腾讯,而且是以比市场心理价位低一些的价格“贱卖”?

因为腾讯不仅仅是财务投资,而是让微信在自己的客厅为京东开了一扇门(发现--购物),又在卧室为搜狗专门开了一个密道(公众号搜索),这些“恩泽”,甚至都不是随便一家妖艳贱货企业“想买就能买”的。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

在互联网的第二世代,腾讯赢得一塌糊涂,它被形容为“八爪鱼”,每个爪都长满腱子肉。

这些“爪”源源不断地提供数据,让腾讯在自己的“书房”里,用数字复刻了一套人们的实时行为星图。这个“星图”的作用,比大多数人想象中更厉害。

防止误会,这里中哥多说一句,腾讯掌握的数据能力,并不是靠查看用户数据得来的,这既不合法,也不符合腾讯的商业利益。相信我,如果数据量大到一定程度,不查看用户数据也依然能得出非常有意义的规律。(如果你想进一步了解其中的技术细节,不妨看一下浅黑科技前一阵发布的《腾讯安全的“秘密星图”》)

随便举两个例子:

通过对微信和QQ渠道中热门链接传播的分析,腾讯理论上可以先于监管部门发现一个新兴传销组织。

通过对账号之间的大数据关联分析,腾讯可以知道这一波领取京东优惠券的人里谁是羊毛党。

腾讯对现实世界的复刻能力,可见一斑。

这是警察叔叔根据腾讯的线索打掉犯罪团伙,场面十分炸裂。

远超百度和阿里的大数据能力,为腾讯迈进下一个世代争取来一把好牌,这个我们后面还会说,只是这把牌还不足以凑成下一代互联网的王炸。

第三世代:迈向智能的“法门”

时间滚滚向前,幸运女神终于把时代的权柄交给了已经焦急等待了十年的阿里。

阿里巴巴撬开时代大门的钥匙叫做阿里云。

熟悉中哥的盆友大概看过浅黑科技的《阿里云的这群疯子》,2008年到2015年,阿里巴巴人为了做成一套属于中国人的无比复杂的计算力系统,差点把命都搭进去。

之所以阿里拼死都要把阿里云做出来,除了阿里巴巴自己急需计算力之外,他们还懵懂地意识到,这是“精确刻画世界”的新一代法门。

阿里云的创始人,“疯子”本疯王坚

说云计算能刻画世界其实不准确,准确的说法是: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云智能。这就像是面粉、鸡蛋、油条,三个东西凑在一起才能成为一套正宗的天津煎饼果子。“云智能”作为一个整体,才能精确刻画这个世界。

举几个栗子:

汽车厂如果有了“云智能”的能力,就能把自己生产线上的每一台汽车的每一个工序都清晰地映射在数字世界,每时每刻掌握零件的生产情况,灵活调配,让生产线发挥到极致。

政府如果有了“云智能”的能力,就可以把各个委办局手里的居民数据在后台打通,那种办一件事要拿一车证件开十次证明,还得证明你妈是你妈的情况就不会再发生了。

医院如果有了“云智能”的能力,可以把所有的病例进行人工智能分析,做出来的AI医生可以深入每一个基层诊所,为小城镇的普通人带来顶级医学专家的诊断,救死扶伤。

学校如果有了“云智能”的能力,可以把名校老师的教学能力重现在边远学校的孩子面前,让他们可以像平等地获得阳光一样获得平等的教育。

智能的学校大概是酱

敲黑板,第三世代的奥义来了:

云智能的意义在于,把刻画世界的能力从互联网公司自身,移植到了更广阔的其他行业、传统制造业和政府。这大大拓展了世界被复刻的范围,生产力也随之飙升。

腾讯在看清了这个形势之后,也扑进“云智能”的战场。这就是2018年9月30日马化腾一封公开信掀起的腾讯改组,史称“930变革”。但是,那些年阿里人默默用命填出来的先发优势实在太大,导致腾讯这个上一时代的王者并没有延续荣耀,只能被迫跟随。

看阿里云这机场广告,牛的一比。

刚才我们埋了个伏笔,腾讯在之前积累了超强的大数据能力。而在对“云智能”有需求的行业里,金融、政务、监管等行业又是对大数据能力需求最迫切的,所以腾讯云在这些片面战场上趁机建立了几个“革命根据地”,算是扳回一城。

最早我们还埋了另一个伏笔,那就是百度。

看到这里你可能明白,百度在“刻画世界”这个维度上的战略,是从第一世代(信息搜索)直接跳向了第三世代(人工智能)。

步子太大,明显有点扯蛋。百度股价一浪跌过一浪,但事实是:他们咬着牙,宁死也不下牌桌。

百度为了人工智能付出了太多的金钱和时间,导致目前的主营业务搜索过于传统,下滑严重。而为了给人工智能的梦想烧钱,百度又必须死死攥住搜索的利润,这才有了为人诟病却又无解的医疗广告问题。

幸好,在百度内部出现了一位叫做沈抖的未来之星,在危急时刻“单骑救主”,和李彦宏一起把百度App做成百度的第二条盈利线,虽迟但到,稍微挽救了百度在“第二世代”中的颓势。

沈抖

连滚带爬,百度终于熬到了“云智能”时代的曙光,而他们远超同行的人工智能技术,终于开始绽放光芒,在阿里云和腾讯云已经逐渐平稳的情况下,百度智能云开始了它的表演,几乎以年度翻倍的姿势在增长。(可以看浅黑科技之前的文章《百度正在用云计算把人工智能怼到你眼前》)

但还是那句话,阿里人用命填出来的优势实在太大,导致阿里云目前的竞争对手是国际云计算巨头亚马逊,而无论是腾讯还是百度,都还处在“窝里斗”的阶段。

君不见,每年阿里巴巴的云栖大会,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开发者如朝圣一般云集杭州,眼神里那种改变世界的冲动,令人动容。中哥在浅黑科技之前发布的《云栖,他们的伍德斯托克》一文里,有详细的描述,你可以回顾一下。

这是2018年云栖大会现场,你看人们给马云拍照的手像不像奥特曼↓↓↓↓

这一个世代,王兴基本缺席,因为他那时的主要工作是给2010年才出生的美团“喂奶”。后来美团强大了,也迟到入场做过“美团云”,但美团可没有阿里腾讯百度那么财大气粗,后来只能暂且抽身,靠眼神儿竞争。

故事讲到这,时间线就已经到了如今的2019年。

无疑,第三世代目前的领跑者是阿里巴巴。

但战争远未结束。

第四世代:刻画砖瓦和肉身

早在2011年,互联网世界发生了一件小小小小小事,名为千团大战。千团大战不是一千个团购网站打群架,而是五千个。

这场大战,对于阿里巴巴和腾讯来说,仅仅是侧面战场的一个不起眼的战役。这一年,腾讯在忙着抢移动互联网的“站台票”——微信;阿里在挣扎“去IOE”——阿里云;百度在人工智能的路上“摸黑”探索。

事实就是,在这一阶段,BAT三家在主观和客观上都没能给O2O和本地生活足够的重视。

“团购”这件事儿和“网购”不同。网购的结果是商品千里迢迢来找人(人不动),而团购的结果大多是人穿街过巷去消费(人要动)。

于是在互联网的世界里,第一次出现了对于“肉身轨迹”的刻画。虽然团购的方式只能让美团掌握用户出现在某个饭店或者酒店的“点状信息”,但这已经是一道曙光,霞光万丈只是时间的问题。

美团的命运转折点发生在总部一个普通会议室里。

2013年,创始人团队和业务头头七嘴八舌地讨论美团的下一个方向在哪里,最终模仿已经成立了5年的饿了么的“外卖”方向成功胜出。接下来几年,睡在王兴下铺的兄弟,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带领美团外卖迎击巨头的枪林弹雨,杀出一条血路。

在美团称呼“老王”,指的并不是王兴,而是这位王慧文。

总是先知先觉却命比纸薄的悲催百度最先回过味来。

2014年百度收购糯米,同年成立百度外卖,宣布重磅投入O2O。李彦宏在好多场合都高调宣布:“以前百度是连接人和信息,现在要连接人和服务。”还说“要给O2O投资200亿”云云。

客观来说,百度的基因是“中心分发”,比较适合本地生活和O2O模式。但还是那句话,由于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船,又接连遭遇“血友吧”和“魏则西”,百度在口碑上已经显出颓势,外卖业务上又面临美团和饿了么两个劲敌,百度外卖虽然曾经占据北京市场的头把交椅,订单量一度是美团的 10 倍左右,是饿了么的 6 倍,还是最终英雄末路。

这段历史我每每读起来都扼腕叹息。

2015年10月,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

2016年4月,阿里联合蚂蚁投资饿了么。

2016年底,美团外卖日单量超过饿了么。

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

2018年4月,阿里收购饿了么。

2018年9月,美团上市,那一刻美团外卖日单量2000w,饿了么1400w

2018年10月,口碑和饿了么合并。

马云骨子里有一种“平头哥精神”,喜爱速战速决,我只求弄死各位或者被各位弄死。而王兴的凶猛之处在于懂得韬光养晦,就像我们人类祖先智人一样,大不了跟你耗个十几万年,但你有生之年想看到我主动犯错,门儿也没有。

一位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投资人曾说,多数人对战争的理解是错的,战争不是由拼搏和牺牲组成的,而是由忍耐和煎熬组成的。

王兴本人的话更有深意:只有死者才能看到战争的终结。

阔别多年,王兴终于进入“主战场”。通过外卖,美团“刻画世界”的能力逐渐开挂。

刻画世界的能力来自于外卖小哥。

你想象一下,如果我们的真实世界是一幅被迷雾覆盖的游戏地图,几大巨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用自己的一切资源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幅地图在数字世界里复刻,谁会完成得最精细?

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应该做得不错,他们有街道的基础数据。但是,如果精确到一个商场的大门位置在哪里,一个大厦是否允许陌生人直接上楼,一个小区哪个门常开哪个门常关,一个桥上有没有障碍物,一条路上有没有刚刚被大风刮倒的大树,他们做不到,对不起,送餐小哥可以帮美团做到。

顺丰、京东应该做得不错,因为他们也有送货小哥。但如果精确到一幢大厦在11:30分的时候从一楼到12楼需要几分几秒,下午5:30从一楼到四楼是坐电梯快还是爬楼快,顺丰京东做不到,美团小哥还能做到。

2015年到现在,美团小哥陆续拥有了智能App,蓝牙耳机、智能头盔;登录美团的店面拥有了用于标记小哥到店时间的蓝牙卡贴,各个楼宇的WiFi环境也被经过的小哥实时收集,用以描绘楼宇内部的结构和小哥的位置。

这个示意图解释了一幢大楼内的 Wi-Fi 环境,通过探测 Wi-Fi 环境,就能画出一幅精确的地图。

根据美团发布的《2018骑手就业报告》,2018年美团平台上的骑手超过270万人。这些小哥哪里只是送送餐那么简单,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大号的信息收集器,像蜜蜂一样勤劳地收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沟壑和褶皱,精细地拼成一张超大的中国地图。这个地图之清晰,之准确,之实时,中国别无分号。 

公开信息显示,美团在2018年低调地成立了地图事业部。而据内部人士透露,美团开始积累地图数据,远比成立事业部要早。而在美团2018年底的架构调整中,王慧文出任LBS(基于位置服务)平台的负责人。不言自明,王慧文去哪儿,哪儿就是美团的靶心。

如果仅仅有团购和外卖,美团还不至于像现在这么“野”。

2018年3月美团推出打车,后改成打车平台。一个月后,美团收购当红炸子鸡摩拜,把人们的行动路径刻画得越加精细。

追光冥灭,瓜众以为美团只是在做生意,但你有没有想过,摩拜天天亏损,美团为什么还要上赶着买它?美团其实在为自己刻画世界的能力添砖加瓦。

不久前,美团把扫码骑车的入口强行从摩拜App迁移到美团App,目的很明显。

哦对了,不知道你最近注意没,大城市各小区门口,都有一帮人在地推“美团买菜”,有了刚才的知识,你甚至可以自己推断出,这又是美团刻画世界的“阴谋”之一了。

腾讯用社交刻画出的世界,是人物关系和思维空间,而美团刻画的世界,已经直接精确到砖瓦和肉身。

有了这些“肉身数据”,美团将有可能精确分析城市人群的生活轨迹和生活习惯,为每一个人量身定制生活方式,为每一家门店提供经营工具和精确的运营指导(这也是美团目前在低调探索的2B业务),也可以为城市治理提供方案。

放飞想象的话,现在美团刻画世界的能力,其实还只算小儿科,它的巨大梦想还缺一项关键的原料,具体来说是一项杀手级的技术进步,这个技术大家耳熟能详,为了这点技术,两个世界上最大的国家都掐起来了,这就是5G。

华为创始人 任正非

任何一个人或物体,只要装上一个白菜价的芯片,就可以接入5G网络,实时向数字世界汇报自己的位置和参数。

理论上来说,一辆汽车上的刹车盘、发动机、轴承、底盘,所有部件都能向汽车大脑汇报数据;一个人的位置、速度、步伐、心率、血压、血脂,也都可以同时向数字世界汇报精确数据。

到那时,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物体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在虚拟世界呈现出一个清晰的倒影,

如果一切顺利,美团将拥有一个巨大的垄断型的流量入口。

当然巨头们不会束手就擒,例如马云提出“五新”战略,为首的就是新零售。阿里合并口碑和饿了么,又附加上新晋红人盒马生鲜,准备大干一场,但“口碑+饿了么”的现状远不如“大众点评+美团”来得风光,这也是事实。

至于腾讯,手握美团的股权,也算坐收渔利。

这是2017年马化腾在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组的饭局,王兴和王慧文同时代表美团坐上“牌桌”。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第四世代”王者的候选人里,紧随美团身后的依然不是BAT,而是滴滴。原理也很清晰,无数大大小小的车轮同样在帮这个独角兽为物理空间绘制一幅详细绝伦的复刻图。

遥想2014年,腾讯投资的滴滴和百度参投的Uber,还有阿里战略投资的快滴进行了一番混战,最终三者合一。这从客观上来讲也帮助美团吸引了巨头们的火力,为弱小的美团玩命奔跑争取了宝贵时间。

滴滴创始人程维和柳青

但也正是因为这场“资本围猎”,滴滴的股东名单里,BAT也一个都不少。下一代互联网的弄潮儿,注定摆脱不了BAT的影子。。。

聪明人眼里的世界,永远和吃瓜群众不是一个版本。我敢打赌,今天美团5000亿的市值里,有一半是投资人估给这个“刻画世界”的大故事的。

美团的伤疤

本来腾讯是不用像今天这样,作为美团第一大股东(持有20%)存在的。

我的意思是,本来腾讯是有机会干掉美团的。比如2010年7月9日上线的“QQ团购”,想要碾压的,肯定是包括刚刚诞生半年的美团,以及其他团购澳门百家乐游戏公司。

没想到,就在QQ团购上线两个星期以后,网上突然爆炸了一篇文章,那就是中国互联网史上里程碑式的作品——《狗日的腾讯》。

三把尖刀插腾讯,一条神犬日企鹅,这篇文章细数了腾讯对各个澳门百家乐游戏公司“抄袭”的罪状。这还不算,全文洋洋洒洒,开篇第一句竟然恰巧就是王兴:

“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美团网CEO王兴的语气中难掩郁闷。

口诛笔伐还没缓过气来,两个月后,愤怒的周鸿祎全网发布了“360隐私保护器”,波澜壮阔的“3Q大战”打响。

马化腾梦中惊醒,决定不再做“狗日的腾讯”,那首当其冲就得放过文章第一句提到的美团。。。

周鸿祎:怪我咯。。。

本来阿里也是不用像今天这样,作为一个仅仅持股1%的小股东,隐匿在诸多乱七八糟的投资者里的。

就在腾讯蒙圈的那段时间,马云趁乱给美团投资了5000w美元,换回了大概15%的股份。当然这笔钱对于美团来说意义重大——有了这笔钱,美团是美团;没有这笔钱,美团也许就是千团大战的一个渣渣。

当然,后来由于微信支付“偷袭珍珠港”(马云语),把支付宝逼到墙角。阿里决心要和微信支付掰手腕,要求美团在支付入口上强力排他,仅使用支付宝。这才让王兴下定决心与大众点评合并,倒向了腾讯。

“间于齐楚,两边陪睡”历来是弱者的生存之道,看看这些岛国今天和湾湾建交,明天和天朝睡觉就明白了。但正是日复一日地在夹缝中精确算计和艰难平衡,才造就了如今每年5亿人5000亿成交额的美团帝国。

回想当年的澳门百家乐游戏经历,因为迟迟融不到钱,王兴饮恨把“初恋”校内网卖给富二代做“备胎”。那是2006年的秋天,王兴、王慧文还有澳门百家乐游戏小伙伴在一家小酒馆吃宵夜,所有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嚎啕大哭。王兴怕自己清醒之后失去勇气,于是当场拨通陈一舟的电话:“我们卖了!”

这一幕在王兴心中留下了什么,外人难以想象。

过往的岁月教会了王兴世事无常,也让他明白,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旦放手便永不可能回头。如今回望,上帝赋予这个男人的坚毅和运气,最终帮助美团在巨头的夹缝中,带着伤疤活下来,独立上市。

一个细节:港交所专门为美团这类“同股不同权”的创新公司从山西订购了一口大锣。王兴用尽全身力气敲锣,振聋发聩,努力张了张嘴缓了一下才面向媒体拍照。

但不管有多少伤,从上市那一刻开始,美团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物种,有资格像智人一样面临未来十几万年的漫长征程。只不过,在成为万物之灵,有机会回望并书写自己的历史之前,所有的物种都不过是野兽。

于是,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一个尚待实现的故事。在它成真之前,这个故事和贾跃亭、罗永浩、冯鑫所讲的故事并无根本区别。

但不妨给梦想者一点时间,毕竟,所有伟大的历史不都是从一个故事开始的么?

本文(含图片)为合作媒体授权澳门百家乐游戏邦转载,不代表澳门百家乐游戏邦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热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众号
  • 微博
  • 知乎
中国澳门百家乐游戏者的信息平台和服务平台,帮助中国澳门百家乐游戏者实现澳门百家乐游戏梦想
澳门百家乐游戏邦公众号,带你随时了解与澳门百家乐游戏有关的人、事、钱
邦哥自留地,轻松充电,秒知圈内事
澳门百家乐游戏邦知乎机构号,带你以另一种方式了解世界